唐招提寺概说

这是奈良市五条町。现在看来是奈良的郊区,可在1200年前日本的都城还在奈良时,这里就是当时的平城京五条二坊,也就是说位于首都的中心地区。西历七五九年(天平宝字三年)天武天皇的皇子新田部亲王的旧宅邸地被赐予鉴真并建成了唐招提寺。招提意思是在佛身边修行的道场的意思,寺名寓意就是此寺庙是为唐朝来的鉴真和尚在此修行而建立的道场。唐招提寺又称建初律寺,这是因为我国佛教是以中国四分律的南山宗戒律为中心的,而该寺又是我国最初的律寺。时至今日依然被尊为日本律宗总本山。

寺庙创立者鉴真(过海大师)原是唐朝扬州大明寺高僧,应我国圣武天皇之邀前来授戒。从出发到七五四年(天平胜宝六年)到达日本为止共花费了十二年时间,尽管经历了五次失败但矢志不渝,到奈良时双目都已失明。鉴真一到日本马上在大佛殿前开设戒坛,为圣武孝谦两天皇及众多高僧授戒。虽然当时的日本已具备了佛教国家的意识形态,但起到画龙点睛作用的当属鉴真大师。这些功绩业已成为中学的教材内容之一,可以说鉴真东渡不仅对日本的佛教史,对整个天平文化也产生了无可估量的影响,对于日本而言他的确是有功之臣。

从东大寺戒律院退出之后建立了该寺,修行了四年于七六三年(天平宝字七年)五月六日圆寂,享年七十六岁。弟子们预知鉴真即将圆寂特制作了大师的生前肖像(干漆・国宝)现安放在山内开山御影堂,每年六月六日(农历五月六日相当于阳历的六月六日)忌辰前后大约一周时间对外开放,供人瞻仰。面对寿像俳圣芭蕉也对鉴真东渡的义举感动不已,为此留下了佳句。大师的墓在御影堂东边的小树林中。佛教文化兴盛的时代高僧辈出,史上留名的不在少数,但他们的墓除了偶然被发现的行基菩萨的墓地之外,无一被发现过。身后一千二百年香火不断受人朝拜的只有鉴真一人。

然而这所寺院也曾历尽沧桑,荣枯盛衰:有过方四町内那竞相壮丽的美景,西山四十八院的辉煌以及镰仓戒律复兴时盟主觉盛和尚的中兴,也经历了近世(江户时代)东塔及十多间堂社的衰落和废佛毁释运动的风暴。现如今虽说比不上建成当初的辉煌,但依然保存了国宝十七件,重要文物二百多件,成为天平时代文化繁荣的有力见证。它们使人联想起了为什么这座寺院当初被称作“海东无双的大伽蓝”、“绝尘名刹”。

伽蓝的介绍

以开山祖师鉴真和尚一千二百周年忌日为契机,作为寺观复兴事业按照天平式样重建了南大门,在南大门正面可以仰望到雄伟的金堂。这是我国现存的最大的天平建筑,也是天平金堂的唯一遗迹。它那厚重的历史积淀感以及充满生气的姿态让游人无不叹为观止。 屋脊上那历尽一千二百年风霜的鸱吻具有一种简洁美,它和会津八一诗中描绘的大圆柱一起会让人不由得想起遥远的希腊神殿。
月光洒招提,圓柱垂影时,跫音踏地静,夜深共冥思。 林祁 译
安置了本尊干漆卢舍那佛、药师如来、千手观音、梵释二天、四天王等创建以来的天平佛像的金堂内部充满严肃的气氛,仿佛双目失明的大德鉴真和尚依然在此礼拜冥想。在这种环境之中不由让人肃然起敬。

每年的中秋之夜在此举行向诸佛献灯的上月赞佛会。前来参拜的人们在秋露中享受着参佛的喜悦。金堂的后面的讲堂秉承了奈良上代寺院的特点,是传经布道的场所。这座建筑是鉴真大师在创建之初,由宫廷赐予的平城宫的东朝集殿迁筑而成的,所以特别引人关注。占地一百公顷的平城宫城址上现如今已是片瓦无存,成了草地,幸而有这一建筑迁移至此才得以保存至今。通过它可窥到当时宫殿的一斑,其重要性不仅仅在于其是天平时代的建筑物。内部还安置了本尊弥勒如来(镰仓时代)持国・增长二天的像(奈良时代)。

在连接金堂・讲堂的伽蓝的东侧矗立着寺内唯一的多层建筑舍利殿(鼓楼)。该建筑是镰仓时代的,原是为了安放鉴真大师的三千佛舍利而建的。现在每年五月十九日在此举办撒团扇的仪式(中兴忌梵网会)时,给参拜者分发古式团扇,这种古朴仪式想必会勾起许多人多过去的怀念吧。这个仪式源于受过中兴和尚即觉盛大悲菩萨熏陶的法华寺尼僧们为追善和尚,将供奉于灵前的团扇赠与众信徒。这个仪式同前面提到的宗祖鉴真的开山舍利会(六月五日・六日),解脱和尚创始的释迦念佛会(十月二十一日-二十三日)都是该寺的重要的法事。到了那几天,整个寺庙都是秩序井然的参拜人群。在舍利殿东邻的有座长而大的建筑,这是三面僧房东室的遗迹(镰仓时代),南边被改造成了解脱上人释迦念佛会的道场(礼堂)。僧房是古代寺院作为学问寺实行全寄宿制的历史见证,是过去许多实行严格戒律的律僧们起居的处所。

在东边还有两座校仓(可防潮的屋子)南边的是藏经楼,北边的藏宝楼。两者都为遗留甚少的天平校仓。尤其是藏经楼为该寺创立之前新田部亲王宅邸时就有的遗存建筑,较七五六年竣工的正仓院宝库更加古老,是我国现存的最古老的校仓。沿着藏宝楼背侧的石板路朝东行进到深处有架高式的收藏设施新藏宝楼。这是为了更好的保存寺内的文物于前些年建起的建筑,除了工艺・绘画・经文之外还将那些无处搁置而临时放在讲堂里的破损佛像也移到了此处。这些雕刻在雕刻史上都被规为唐招提寺式样的范畴而被尊崇。广为流传的名宝如来的立像也在这里。这些破损的佛像雕刻尽管已经结束了佛的作用,但其具有的那种无拘无束的美仍然魅力十足。

鉴真大师墓的西边幽静之处有座宏大的殿宇。这是把南都兴福寺旧一乘院门遗址的辰殿遗址经过精密地复原并移到此处的古建筑,通过它可以推测平安时代贵族的宅邸及生活方式,因而是极具价值的稀有资料。现在作为安置大师尊像的御影堂,也是后辈僧众供奉宗祖的地方。大师的尊像在六月六日开山忌的前后三天开门供人参观。同时展出的还有御影堂辰殿里画家东山魁夷一九七五年做作的屏风画“山云”“涛声”等。

在伽蓝线西侧遗留有钟楼和戒坛。钟楼上挂的是平安时代的梵钟,钟上刻有后世追加的铭文“南都左京”, 这显然是“右京”五条的误刻,真是个有趣的误会。

戒坛是三层石造的豪华壮丽的建筑,有人经常把它和鉴真在东大寺的土造戒坛相比较。虽说因江户时代末期的一场大火而失去了外部建筑部分,但它那饱经风霜的凝重感还是然让人肃然起敬。最近在最高的一层安放了模仿印度・圣地古塔制作的宝塔,附近也得以修葺,曾经的受戒场所得以面目一新。